行業動態:體外診斷的三大增長動力及投資邏輯

發布于:2015-12-31

文章來源:

        這篇文章介紹了體外診斷的增長動力、行業特點以及投資機會。本文來自分享投資的投稿,作者霍榕楠,分享投資投資經理,主要關注體外診斷、高值耗材、生物技術領域。

IVD(體外診斷)在中國起步較晚,卻發展迅速,近年來深受資本追捧。盡管縱觀產業鏈每一個環節都非常分散,但是該領域仍然值得深入研究,因為IVD代表了中國90年代到現在醫療水平的發展,從中也可以看到現在的科研熱點和未來的發展趨勢。

一、IVD三大增長動力

1. 縮短和歐美發達國家差距,**醫療從**診斷開始

中國現狀是人均診斷費用支出不足,藥物濫用現象嚴重。診斷在疾病的發現、確診、治療、回訪的每一個環節都必不可少,尤其現在中美均大力布局“**醫療”,由政府引導,調度產業公司,資本加大力度布局,未來體外診斷將大有可為。

2. 政策紅利促進醫院檢驗科和體外診斷廠家發展

近年來隨著多點執業,遠程醫療、分級診療和雙向轉診等政策法規的出臺,醫院檢驗科地位不斷提升。在三甲醫院,生化領域基本完成進口替代,但是酶免、分子診斷等中高端領域則基本被跨國公司羅氏、雅培、西門子、ThermoFisher等壟斷。

隨著分級診療、醫院轉診制度的逐漸完善,我們看好中高端設備和檢測試劑向二級醫院和社區醫院下沉,這給一批國產公司帶來機遇。目前國產的試劑先行一步,因為設備的開發生產需要工業技術的積累和沉淀,中高端設備的進口替代還有待時日。

3. 科研成果轉化加速

IVD一端連接生物科學,一端面對臨床診斷。生物科學的新發現層出不窮,臨床中很多疾病的診斷也不斷有新的需求,比如指標的靈敏度、特異性、多靶標聯檢等,兩方面互相促進,再加上資本借力,IVD近幾年來新技術不斷涌現。

但是科研的需求是創新,臨床需要的是重復性,有些偏門或者高精尖的技術可能暫時離臨床應用還有距離,需要持續關注。

其他增長動力,例如老齡化趨勢帶來慢病和急診診療(病人增多)、中產階級崛起增加醫療支出(支付能力變強)、國內公司走出國門拓展市?。ㄊ諧”浯螅?、海歸回國創業新技術引進(技術革新)等,也給整個醫療行業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

二、IVD行業特點

1. 待檢測人群基數龐大

在這里我們對比一下診斷和治療兩個領域。治療領域(藥械)潛在市場規模的計算方式是:疾病人數x滲透率(按照當地醫保政策、醫療水平、人均收入等估算)x單次治療費用x治療次數。診斷領域潛在市場規模的計算方式是:需要檢測人群x滲透率x單次診斷費用x診斷次數。

例如肝癌2010年新發病人數占需要檢測人群(所有的乙肝患者)的0.3%。不難看出,診斷面對的人群量要比治療至少大一個數量級。

2. 投資邏輯清晰,項目便于判斷

IVD與藥械**的區別就是,IVD產品的使用終止于診斷報告,判斷相對簡單:比較一系列指標(靈敏度、特異性、CV、對照組符合率、成本、檢測時間、通量等)就可以評估產品的質量;藥品和器械(治療型儀器和耗材)的效果需要對患者監測,時間幾個月到數十年不等。所以藥械的質量評估需要看臨床報告、CRO訪談,評審周期較長。

另一方面,IVD拿證周期短,偏試劑的公司固定資產投入較少,企業如果不走彎路,一般2~3年左右產品可以產生銷售,且毛利較高,一般70%左右;試劑為主的公司,毛利甚至可以達到80%~90%。

3. 國外公司壟斷上游關鍵環節

如果從產業上下游的角度來看,國內上市公司多集中在中游診斷產品生產廠商,上游廠商比較分散:核心原材料(抗原抗體、磁珠、酶等)依賴進口。低端設備耗材(實驗室耗材、小型設備等)國產基本可以滿足,到高端的科研設備和試劑盒,國外公司(例如Thermo,Merck,GE,康寧等)基本壟斷。國外生化起步早,過去幾十年已經逐步完成了產業整合,通過不斷的并購重組構建成更加完整的版圖;國內上游和新材料起步較晚,短期內要做大做強還有挑戰。

4. 下游代理商和經銷商分散

IVD的代理商也和器械藥品有很大不同。IVD生產企業較為分散,比如四川邁克、廣州達安、上??蘋?、深圳國賽、北京博暉、湖南圣湘、南京基蛋……在當地都有一定渠道積累和地域優勢,可以以直銷為主,其他區域采取經銷模式。在北京上海成都廣州這些醫療資源比較集中的地方,廠家一般也傾向于建立市場推廣中心。

以四川邁克為例,公司憑借在西南地區的渠道優勢,與日立、希森美康、伯樂、BD等公司有著10年以上的代理關系,也便于企業在終端鞏固渠道優勢,增加談判籌碼。診斷領域面對的終端銷售對象市場包括:體檢機構、醫院科室、疾控中心等,再加上有些檢測病種受衛生部政策引導(例如兩癌篩查、耳聾基因檢測、疾控的傳染病檢測等),所以IVD下游銷售情況比較復雜,對廠家的經銷商管理、政府事務、市場推廣能力都有很大的考驗。

三、IVD領域投資機會

1)技術創新類

首先關注IVD增速最快的子領域,例如分子診斷、微生物檢測、POCT等。其他競爭格局逐漸明朗的子領域,例如理邦的血氣、三諾的血糖、長島和太陽的血凝、國賽的特定蛋白、博暉的微量元素等,我們會比較慎重,除非新公司技術有非常大的改進。另外平臺型技術優于單品類技術。

2)商業模式創新類

國內IVD起步較晚,研發較弱,但是市場很大,渠道分散。所以我們也關注商業模式創新類的企業,例如:

a)提高診療效率:中心實驗室、移動醫療等;

b)企業服務商:物流、金融、電商等。

3)關注上市公司并購方向

盡管這個信號有時不一定適合于投資公司。因為上市公司的投資或并購有以下幾個目的:

a)市值管理,并購有熱點概念的公司;

b)財務并表之后增加營收;

c)共享渠道資源;

d)并購上游公司降低成本,并購下游公司增加協同效應。

對純財務投資的機構來講,項目本身具有良好的成長性,未來有可能呈現爆發式增長是首先考慮的兩點。不過上市公司并購方向還是具有很大的參考價值,因為:

a)很多時候上市公司投資或者收購確實也能代表這個行業的技術方向和研發熱點;

b)公告中的研發進度可以作為benchmark,鑒別同類型項目;

c)估值有一定參考意義;

d)和醫生交流了解臨床需求,向代理商了解市場現狀。IVD每一個環節都比較分散,知識體系和市場直覺需要累積培養。

分享投資聚焦醫療健康各個細分領域的風險投資,在醫療投資越來越走向專業化、細分化的趨勢下,我們對各個細分領域進行了思考與總結,今后,希望能有機會與更多的創業者、企業家與投資界的同行進行學習和探討。

 

文章來源:36氪

 

 

凡注明來源:XXX”“轉載(自):XXX”、摘自:XXX”的文章,均轉載自其它媒體,版權歸原媒體及文章作者所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